专业建站系统 -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!

http://utahjudo.com

当前位置: 股票加杠杆成本多少 > 科技 > 金融方面的工作有哪些深网 | 网易有道上市首日即破发 丁磊的教育梦能否成真? 金融方面的工作有哪些深网 | 网易有道上市首日即破发 丁磊的教育梦能否成真?

金融方面的工作有哪些深网 | 网易有道上市首日即破发 丁磊的教育梦能否成真?

时间:2020-05-31来源: 作者:admin点击:
[摘要]网易有道用亏损来换增长,如何持续的增长,是摆在有道面前的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在线教育市场竞争激烈。腾讯《深网》薛芳“没有看(破发)这件事,他们和我说教育公司都破发。”北京时间10月26日,周枫半开玩笑地回答,“能够上市就是里程碑,跨过了里程碑就OK了,短期的波动不会有太多的不开心。”周枫

[摘要]网易有道用亏损来换增长,金融方面的工作有哪些如何持续的增长,是摆在有道面前的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在线教育市场竞争激烈。

腾讯《深网》薛芳

“没有看(破发)这件事,他们和我说教育公司都破发。”北京时间10月26日,周枫半开玩笑地回答,“能够上市就是里程碑,跨过了里程碑就OK了,短期的波动不会有太多的不开心。”

周枫接着说,“现在(资本市场)环境的确不太好。我们今天跨过了上市这个里程碑,长期来讲对把生意做好、给股东创造回报是有信心的。”

北京时间10月25晚间,网易有道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。开盘价为13.75美元每ADS,较发行价17美元下跌19%,盘中一度跌幅高达20%。截止收盘,网易有道股价下跌26.47%报12.5美元,按收盘价计算,市值达14亿美元。

网易有道是先于网易音乐、网易游戏,成为网易系中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公司。毋庸置疑,在网易集团的四大支柱业务(游戏、电商、教育、音乐)中,教育被丁磊寄予厚望。

网易有道的CEO周枫,常年戴着一副无框眼镜,严谨内敛。网易的这些年,亦是起起落落,而周枫,无论多么惊心动魄的时刻,谈起来都风轻云淡。纵观网易有道14年的成长故事,是一个大集团内部子业务的成长蜕变故事。

“我们之前产品化能力和市场能力是比较弱的,我们的团队承认这一点。一方面我们需要学习的过程,需要和别人配合做一些业务,同时我们从技术的角度看这个市场也是学习的过程。”网易有道创始员工,首席科学家段亦涛说。

被丁磊拉回来创业

周枫和丁磊相识于2004年。当时,周枫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计算机系攻读博士学位,而丁磊正在国内为163邮箱苦苦寻找防止垃圾邮件的方法。有一天,丁磊翻阅看到了周枫的论文——《P2P系统中的近似对象定位和垃圾邮件过滤》。

丁磊当天就给周枫发了封邮件,这封邮件没有内容,只有一个标题:我是网易的丁磊,找你有事,周枫没有搭理,当垃圾邮件处理了。

周枫赴伯克利之前,周枫已经在国内的互联网圈小有名气。1996年,江苏宜兴少年周枫考入清华计算机系。周枫的下铺是许朝军(相继担任人人网总裁、盛大在线首席运营官),周杰(Google史上最年轻的华人总监);隔壁宿舍是王小川。

周枫和他的同学们兼职完成了ChinaRen的创建。互联网泡沫时期,ChinaRen被搜狐收购。周枫的那些同学有些选择留在了搜狐,比如王小川,当时一心想做教授的周枫选择了出国读书。

没有收到回音的丁磊,随后辗转找到了周枫的电话,联系上了周枫,双方交流了一段时间,周枫解决了网易邮箱的一些技术问题。随后,丁磊正式邀请周枫加入网易,为表诚意,丁磊开出允许周枫在网易内部独立创业这样的条件。

丁磊信守了承诺。通过网易有道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,网易公司持有网易有道66.2%股份,为控股股东,其中,保险行业什么岗位好丁磊持有30.1%股份,为最大个人股东,网易有道CEO周枫持股20.6%。

周枫加入网易后,第一个任务是搜索,并在三年之内超过百度。“当时的门户有巨大的流量,网易这么想,搜狐也这么想,新浪也这么想,且大家都在做” 。网易有道的产品负责人吴迎晖说。

段亦涛是周枫在伯克利留学时的同学,当周枫收到丁磊的橄榄枝后,就告诉了段亦涛,并问他要不要一起做,段亦涛觉得挺好。因为他在实验室一直在做不能落地的东西。

此外,周枫还找到了他清华的同学吴迎晖,他们在ChinaRen共事过,ChinaRen并购后留在了搜狐。周枫问吴迎晖是否愿意一起做点事,当时也没说哪个公司,吴迎晖信任周枫,当时就答应了。

2005年7月吴迎晖入职网易,他是周枫团队的第一个入职员工。当时的网易公司在王府井广场办公。吴迎晖入职后并没有开始过上正常员工通勤的日子,而是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诞生的起初一样,他选择在清华附近的卡瓦小镇咖啡厅里,没有办公室,也没有工位,叫一杯15元的咖啡,一待就是一天。

后来,就在华清嘉园租了房子,开始搭建团队。后来因为团队的扩充,就搬到了创业大厦,“当时的团队有80%都来自于清华,大部分都是兼职的。因为高管团队都来自于清华,师弟师妹也比较认可。

2005年周枫加入网易,很长时间里,周枫都是网易、伯克利两边跑,直到2007年拿下博士学位,来自网易的正式任命书方才公诸于众。

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

网易做搜索,丁磊是认真的,据统计每一年砸下上亿元。即便如此,做搜索还是挺难的。当时的互联网圈有个笑话:目前能生产出核武器的国家有5个,但能开发搜索引擎的国家只有4个。圈内人用这个笑话来形容搜索技术的难度。

在段亦涛的记忆里,“正式成立是2006年,我们都是在自己的机器上写,周枫在自己家里弄了一个服务器,就把代码传过去。搜索依赖于存储,需要有分布式的存储,需要分布式的计算,做算法,做索引,抓数据,有很多的模块。”

网易有道的搜索于2007年上线。

同一年,有道的一名程序员发现市面上的词典并不好用,于是自行开发一款产品,他汇报给周枫。然后周枫找到丁磊,希望其它部门能够帮着推广这个产品。周枫向丁磊汇报时说,“很多专有名词现有的词典无法覆盖,再一个就是很多新鲜出炉的互联网词汇如‘屌丝’也还没有准确的英文翻译。”最后,丁磊帮着协调网易邮箱等内部资源,向外推广。当时的有道词典只是无心插柳的小产品。

搜索是周枫和他的同事们奋战的主战场。搜索需要入口,但网易没有,在正面战场不能突破,周枫选择了一个小切口进入。彼时正是博客兴起之际,周枫向垂直搜索领域转型,增加了有道阅读、博客搜索、购物搜索等细分领域。

周枫向垂直搜索的转型失败了,迟迟不能攻克搜索的正面战场,百度一家独大。但有道词典,这款他当时没有在意的小产品,有道词典刚上线的时候只有网页版都没有桌面版,入口也放在了很深的地方。

让周枫没想到的是,这个能够解决用户学习英文的刚需产品深受欢迎。2007年底有道词典顺势推出了PC客户端,2009年初又发布了手机版。到了当年年底,有道词典的用户数突破了2500万。此后的2011年,有道推出有道笔记。

东边日出西边雨,搜索业务依然停滞不前。“毋庸置疑,那5年,搜索完全没做起来,后来者如果先赶超百度的话,还是挺难的,因为互联网有先行优势,那是我们非常痛苦和迷茫的一段时间。”吴迎晖阐述。

到2012年的时候,最终决定放弃了搜索。

“搜索业务停了,作为我来说,肯定不希望他发生,心里也会有难受,但很多时候,还是应该更理性的看待整个事情。这个过程中,团队里的人也是来来去去,流动性比较大。”吴迎晖阐述。

吴迎晖接着说,“一度怀疑我们能不能活下去。因为这么长时间的投入没有产出,没有哪个创业公司可以在一直在亏损的状态下去不停的改变方向,这件事发生的概率很低。但网易有道很幸运,丁老板很有耐心。”

网易有道适合做教育

有道精品课负责人罗媛,她是2010年进入网易有道工作的,毕业于中科院自动化所。她先是参与了网易有道词典的工作,后又参与了有道翻译官的工作。她发现,产品用户很喜欢,同事们工作的时候也很开心。

“问题是没有人买单,不知道该怎么样做商业化,学习始终是反人性,不能够像游戏那样说用户在这儿越玩越久。但是它是用户越玩,说好的同时就不用了。我们在想怎么样可以做商业化?”罗媛阐述。

这些年,尽管产品口碑不错,但网易有道在商业化变现方面,一直未找到更好变现模式。周枫介绍,工具软件的变现我们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各种摸索,在线教育模式非常适合网易有道,但这个市场的成熟花了挺长时间。

2011年的时候,周枫就觉得网易有道很适合做教育,“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没有人能在线上卖出教育产品,所以我们发现与其我们自己去做,那不如说我们把这个流量给别人。”

网易有道当时把词典、云笔记、精品课这些产品带来的流量一部分导给了线下教育企业,一部分到给了线上教育企业,那时候教育类企业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。因此,有道才做了广告业务。

与此同时,周枫带领团队尝试开发了很多教育类产品,尝试电子书,尝试课程产品,做课件,做录播,做直播……这些尝试后,网易有道的在2014年,确立了在线教育的路径。

这是因为在2014年,在线教育用户的消费习惯养成。周枫经常跟同事们讲说,游戏和红包成就了在线教育,“在线教育能把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能够串起来,且能够成为一个可持续的生意。”

网易有道很多事情开始自己做,比如有道精品课。罗媛和她的同事们先试了平台模式,后来又把网易有道的整个课堂转型做直播,开始琢磨引进IP。赵建昆是引进的第一个IP,之后人气就有了。然后开始引进更多的IP,一点一点的打磨课程。

周枫曾告诉《深网》,整个在线教育领域的盘子有万亿。新东方和好未来作为这市场中的佼佼者,也只占几个点,因此,在线教育领域的竞争不会像互联网其它领域的竞争那么激烈,在线教育行业最重要的就做好产品,服务好客户。

这些年,以词典业务为基础,网易有道逐渐构建了自己的在线教育业务版图。首先是工具类应用,有道词典后,有道翻译官、有道云笔记;其次是在线教育线;第三是硬件业务线,有道翻译蛋、智能笔以及有道词典笔等。

网易有道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在线教育市场中杀出,近几年国内赛道上涌现出了大量创业公司,海外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也不在少数。

从网易有道的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,今年上半年有道营收5.4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7.67%,但同时有道净亏损1.68亿元,比去年的亏损8275.1万元同比扩大了102.89%。

背后是用亏损来换增长,如何持续的增长,是摆在有道面前的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在线教育市场竞争激烈。

目前好未来已经围绕K12教育建立了成体系的教育课程,好未来今年7月底发布的2020年第一财季的数据来看,好未来普通收费长期课程的总入学率同比增长了40.6%,原因就是受在线入学率正增长的推动。

因此,有道在上市之初开盘即破发,也是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信心不足的表现,但上市本就是一家公司长跑的第一站,未来依然有待验证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